家庭教育
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>   教育服务  >   基础教育  >   幼教  >   家庭教育
遇见孩子的另一面
2017-04-06     来源:中国教育报     
分享到:

27天,11个省份,19个城市,1万公里。这是一对父子的壮游。爸爸程颢,36岁的青年作家;儿子大成6岁,幼儿园毕业。爸爸想让孩子在上小学之前用壮游的方式对中国地理有一个认知。旅行中,孩子说:“中国太大了,坐在火车上一直走,都走不出去。”壮游中他们有怎样的发现和反思?本期开始,我们用4期连载走进这对父子壮游的故事,答案也许就在壮游的路上。

    充分沟通 说走就走

    和大成约定的暑期壮游,是在他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。我跟他说,等你幼儿园毕业,上小学之前,爸爸和你一起去旅行。“那妈妈去吗?”他冷不防问我一句。看来,没有妈妈的陪伴,壮游对他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。

    如何让他觉得和爸爸的旅行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,这是出发前我最重要的工作。我时常和他讲述自己旅行中发生的一些充满趣味和挑战的事情,也和他一起翻看小学课本,找出课本里出现的一些地名和历史文化现场,并在客厅铺开中国地图,用围棋子一个个进行标注。我们一起预订火车票,绘制行程卡,直至大成完全沉浸在即将出发的兴奋中。出发前,在和别人的对话中,他开始或多或少地描述即将开始的旅程,接受小伙伴的祝福。看得出,他已经完全接受了没有妈妈同行的旅行,并对此充满期待。

    我们选择了以黄河为主线、以《西游记》故事为线索的壮游路线:北京—包头(库布齐沙漠)—石嘴山(贺兰山葡萄庄园)—兰州(黄河,刘家峡水电站)—嘉峪关(长城)—吐鲁番(葡萄沟,火焰山)—西安(兵马俑,大雁塔)—运城(鹳雀楼)—临汾(壶口瀑布)—洛阳(龙门石窟)—上海(迪士尼)—连云港(花果山)—日照(阳光海岸)—曲阜(孔庙)—泰安(泰山)—淄博(张店)—北京。

    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在壮游的路上,是我和大成经常讨论的话题。最后,我们俩都赞同用剃光头的方式。除了光头,还有背包、腰包、水杯等旅行必备用品。我们各自带上自己习惯和认为有趣的装备,踏上了壮游之旅。

    之前我也曾犹豫过:放下很多要做的工作,花很多时间,带幼儿园毕业的儿子壮游到底有没有那么重要?但就在我们走出小区的那一刻,我忽然觉得,和大成壮游是当下最为重要的事。只有真正出发了,才能开始体会此次父子壮游的意义。

    服从或主导 都是体验

    在石嘴山火车站安检的时候,大成带的瑞士军刀被扣下。从北京一路走来,其他火车站都没有扣留瑞士军刀,我便和安检人员争执起来。大成说:“爸爸,不要说话了,我们把刀给他们吧,我们回到北京再买。”我继续和他们理论,大成看到我声音变大,便从安检台旁边快速走过来,拉着我的手,明显带着哭腔说:“爸爸,不要说话,不要说话了,我们就把刀给他们吧。我们走吧。”他担心我发火,更担心我和别人吵起来。大成的规劝让我内心翻滚。安检员又是拍照,又是呼叫警察。警察来问了情况,让我们出示车票后才放行。这时,大成走过去说了句:“谢谢叔叔。”

    走到空旷的候车大厅,我蹲下来拉着大成的手认真说道:“爸爸刚才情绪有点急躁,差一点跟别人吵起来,让大成担心了。”说完,我们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

    连云港花果山水帘洞景区,是暑期孩子们的乐园。一路上,大成问了很多关于花果山和孙悟空的故事。

    水帘洞前有个小小的瀑布,满足了很多人关于水帘洞的想象。为了避免被洞前的瀑布淋湿,很多人都打着伞进洞。

    我和大成都有帽子,可他就是不戴。“我不戴,我想感受一下。”我自己戴上帽子,跟在大成后面。大成有意从水流多的地方进洞,中间还特意停留了一下,结果当然是全身淋湿。进去后,他还一直站在洞里回头看,自言自语:“被瀑布淋湿的感觉真好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爸爸,你都没有感受到水帘洞的水,我感受到了。”走出水帘洞,大成还不忘跟我说。

       在日照,我们体验了皮划艇。本来是计划体验帆船的,由于风太大只好放弃。皮划艇船身长长的,划起来需要彼此配合、同心协力,给人一种穿行之感,一种速度之美。

       大成建议我收起船桨,安静地坐着,他在后面用力划桨,让我享受由他带来的前行。我们在港湾里,时而和帆船同行,和游船打招呼;时而收起船桨,静静地感受在海上摇曳和漂泊的感觉。我们俩也利用这样的守望时刻,把这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,做了一个回忆和梳理。

       旅行中的有些瞬间,大成总会给我一种他是主导者的感觉。一路上,他时不时表现出的这份力量,让我们的壮游充满张力。

       用镜头观察世界和自己

       旅途中,我每天都会把相机给大成,任他去发现。后来当我整理照片的时候,常常会充满惊喜和感动。

       有一天晚上我整理照片时发现,他给白天用餐的小餐馆服务员拍了照片,看得出那个服务员很乐意,也很认可这位小摄影师;他自己还用单反自拍了一张,画面中,他对着镜头敬礼,神情中充满自我武装的专注和某种忠诚。壮游这么多天,看着这张大成敬礼自拍照,我心里热热的。

       在我们登泰山的过程中,从天街到玉皇顶,大成的镜头里有远处在云里忽隐忽现的山道,有泰山的挑夫,有屋顶停留的小鸟,有我的背影。最让我心动的,是他把相机放在石阶上面,把相机调成自拍模式,以天街为背景,自己走向镜头,伸出剪刀手。那一刻,胜过我所有镜头里的大成。

       壮游路上的每一天,我们都能遇见不同的风景和人物,也在不停的相遇中遇见不同的自己。(程颢)

 




热点信息
名校招生淡化专业细分

本市一季度保障房开竣工任务实现 ...
关于《北京城市总体规划(2016年- ...
北京严审购房资格:非京籍纳税 ...
政府工作报告拟改78处 新增遏制 ...
创业基地引才俊奔京郊
生育险与医保合并 并非“五险变 ...
本市今年新增千个便民商业网点
设立旅馆应申领特种行业许可证
联系我们| 常见问题| 网站地图| 法律责任| 友情链接
北京市政府唯一指定的城市综合信息和服务门户
主办: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 版权所有© 承办:北京市公共信息服务中心 运营管理:智慧神州(北京)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上地9街9号数码科技广场南区6层 客服中心电话:010-61853393
京ICP 备05060933号